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這也行?始于“數獨”的救贖:監禁 25 年的囚犯在獄中自學成了數學家

柏拉圖說:

數學是一切知識中的最高形式。

高斯說:

數學是科學的皇后。

這樣的溢美之詞從大數學家口中講出來再正常不過了,普通人對數學恐怕很難有這樣美好的體驗 ……

然而最近,一位名叫Christopher Havens的人也發出了類似的感慨,他說:

" 數學真是太美妙了,它救贖了我,如果我能早一點認識高等數學,人生將會完全不同 ……"

原來,Havens 在《自然》雜志所屬的《數論研究》期刊上發表了一篇重大數論研究成果的論文后。

然而他本人既不是大學教授,也不是數學家,而是一位曾只有高中學歷,還因犯下重罪要在監獄里服刑 25 年的囚犯 ……

從重刑犯到數學家,一切得從十多年前說起。

1974 年出生的 Havens,過去對數學沒有半點興趣,上學讀到高中就輟學了,之后打架,吸毒,成了街頭小混混。

用 Havens 自己的話說:

" 我那時候就是一個癮君子,沒有任何激情,沒有目標,沒有未來。"

2011 年,整日渾渾噩噩,沉溺于毒品大半輩子的 Havens 終于惹出了大事,他因謀殺罪名成立被判入獄 25 年,關押在一座重型監獄的單間里。

不出意外,Havens 的人生差不多就這樣了 ……

關押期間,大多數囚犯都會找一些個人愛好打發時間,百無聊賴的 Havens 選擇了數獨游戲,也就是一種填數字的游戲:

玩家根據 9×9 盤面上的已知數字,推理出所有剩余空格的數字,并滿足每一行、每一列、每一個粗線宮(3*3)內的數字均含 1-9,不重復。由于每個數字只能出現一次,顧名數獨。

玩了幾次之后,Havens 立刻迷上了這款游戲,也在不經意間,發現了自己對數學的喜愛:

那一個個看似尋常的數字,竟然隱藏了這么多奇妙的組合 ……

37 年的人生里,Havens 第一次找到了自己的擅長,也由此感受到了生命的火花,:

" 我覺得自己擅長數字,或許能研究數學,從愛上數學的那一刻,我已經質變成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人!"

漸漸地,Havens 不再滿足于數獨了,他要找一些更具挑戰性的數學課題來嘗試,比如微積分和數論。

對于一個只有高中學歷(美國),且曾經沒有認真接受正規數學教育的人來說,Havens 挑戰高等數學的想法無異于癡人說夢。

然而讓很多人想不到的是,Havens 說干就干,他開始想盡一切辦法從監獄搜羅數學教材和資料。

因為監獄里的圖書資料極其有限,為了找到所需的高數資料,Havens 不得不直接給出版商寫信。

Marta Cerruti 教授

就這樣,2013 年,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的 Marta Cerruti 教授,從自己的另一半(《數學年鑒》的期刊負責人之一)那里,收到了一封來自 Havens 的信,信里這樣寫道:

" 致可能相關的人,

我很有興趣查找關于訂閱的《數學年鑒》的信息。我本人目前被判在華盛頓監獄服刑 25 年,因此決定將這段時光用于研究微積分和數論,數字已經成為我今后的使命。能給我寄一切數學期刊上的有關信息嗎?"

而在信的末尾,Havens 附上了這樣一番話:

" 我全靠自學,長期受困于某些問題。請問有沒有什么人我可以聯系?這里沒有老師能幫助我,我經?;〝蛋僭I書,可書里有時包含我需要的信息,有時候又沒有。感謝。"

正是這段附注的求助,徹底改變了 Havens 的命運 ……

Havens 的身份引起了 Cerruti 的注意,說來也巧,Cerruti 的父親就是意大利都靈大學研究數論的教授,出于好奇,Cerruti 決定把這位 " 囚犯數學家 " 推薦給父親老 Cerruti 認識。

Cerruti 的父親聽說了 Havens 的情況,表示愿意幫他一下。

不過,老 Cerruti 一開始也沒有把 Havens 當回事,認為他很可能是眾多心血來潮的 " 民科 " 中的一員:

空有一腔研究熱情,但存在嚴重的理論缺陷 ……

為了檢測一下 Havens 的含金量,老 Cerruti 給 Havens 寄去了一些難題,想考驗一下他解決的能力。

然而,萬萬沒想到的是,不久之后,老 Cerruti 竟然收到了 Havens 的回信。

在一張長達 1.2 米的紙上,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公式,驚訝之余,老爺子來不及細看,他把公式直接輸入電腦,結果顯示:

Havens 的演算結果竟然完全正確!

老 Cerruti 徹底震驚了,他意識到 Havens 很可能是一位關在監獄里的數學天才。

他決定收 Havens 為徒,邀請 Havens 和自己一起研究數論里連續分數的課題。

眾說周知,數論是一種研究整數性質的理論。而連續分數是數論里最有趣的一個課題,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圓周率 π,如果用小數來表示,它是:

3.1415926535897932384…….

這樣一個無限不循環小數,既無理數。

但如果用連續分數來表示 π,它則是一個有規律的分數形式,形式簡單而優美:

通過不斷有規律地增加分母的值,圓周率 π 會越來越接近真實值,這便是連續分數。

連續分數是數論強大能力的一個體現,法國數學家安德烈 · 韋爾和印度數學家拉馬努金都在該領域做出過卓越貢獻,巧合的是,這兩位數學家也曾蹲過監獄。

數論為人們提供了現代加密技術方面的突破,在當今銀行、網上支付和軍事通信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有了老 Cerruti 的幫助,Havens 在監獄的單間里,用紙和筆開始了自己的研究,并經常和成為筆友的老 Cerruti 教授保持通信往來。

Havens 仿佛找到了人生的使命,他開始廢寢忘食地學習和研究,每天只有三件事:

吃飯,洗漱,數學 ……

從那以后里,他每天要花十幾個小時在數學上面,經常不眠不休。

老 Cerruti 教授也時不時給 Havens 寄一些有用的書,有用這些書不在授權范圍,監獄常常把書給扣下來。

為了拿到這些書,Havens 免費擔當監獄老師,向其他囚犯講解數學,最終換取了自己想要的書。

就這樣,在孜孜不倦的研究,以及和老 Cerruti 教授的往來通信中,Havens 的數學能力突飛猛進。

今年 1 月,Havens 和老 Cerruti 教授以及另外兩位研究者合著的論文發表在了《數論研究》期刊上。

Havens 的名字赫然列在第一位 ……

作為一位的重刑犯,Havens 還要繼續在監獄里服刑十多年,不過,找到新使命的 Havens 再沒有了頹廢和墮落。

如今晉級為一名真正的數學家的他,把監獄里的數學研究視為 " 償還社會債務 " 的贖罪手段。

Havens 頗為感慨地說道:

我已經制定了長期的生活計劃,以償還無價的債務(罪行)。我知道這條路很長 …… 而且永遠不會有還清的一天。但是這種長期債務不壞,它給了我靈感。也許聽起來很愚蠢,但我是在受害者的靈魂陪伴下度過自己的時光。

我應該把自己最大的成績獻給他(受害人)……

來源:英國那些事兒

編輯 王曉宇

值班主編 寇青

以上內容由"ZAKER哈爾濱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
最新評論

沒有更多評論了
頭條新聞

頭條新聞

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
熱門推薦

查看更多內容
快乐双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