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健康碼,會消亡嗎?

雷鋒網 05-24

作為一款疫情期間被突擊式開發出來的新物種,健康碼讓人們見識了它疫情防控的巨大威力:出行必備神器。

而在國內防疫工作步入有序恢復階段時,歐美國家還處在確診病例高增速爆發期," 美版健康碼 " 也在科技巨頭蘋果谷歌的聯手中被打造出來。

當我們在國內的健康碼上線 100 天之際重新審視它的出現,會覺察到它不僅是 " 特殊時期的一種探索 ",也是在線政務、數字政府的一次提前演進。

不過當下,與歐美不同的是,國內的健康碼似乎正逐漸淡出人們視線。

我們思考的是:在后疫情時代,它將何去何從?它會不會只是特殊時期的曇花一現?國內的科技巨頭會讓它怎么走下去?

上線 100 天,2 天 1 版本

健康碼在疫情爆發初期就成功誕生,有其必然的邏輯。

" 健康碼到現在為止也是一百天了,這里邊充滿了辛酸和各種故事,但是最終的結局非常不錯。"

騰訊健康碼的負責人、騰訊云副總裁羅朝亮這樣感慨。

根據最新的數字顯示,騰訊防疫健康碼上線 100 天,累計訪問量達 260 億次、亮碼 90 億人次、共覆蓋全國 10 億人口、400 多個市縣、5100 多個村莊,成為各地政府疫情防控有力工具。

疫情最初,整個社會對于個人信息的收集處于不可控的狀態,如何快速了解民眾的發熱、感冒、接觸確診病例等信息,是個相當棘手的難題。傳統做法是個人填寫紙質表格,政府匯總做疫情上報,慢慢沉淀數據,但是對于這種極易感染的流行病來說,這招并不管用,且繁瑣的填報增加各種交叉感染的可能。

覺察到這個弊端,騰訊的政務團隊率先啟動了,從2 月 1 日就開始了健康碼的開發上線。

據了解,騰訊政務團隊最先和廣州市政府溝通后,雙方一拍即合,通過一款小程序來實現疫情信息管理,這就是 " 穗康 "。之后,騰訊政務團隊連夜制定出了 " 微應急 " 解決方案,三天后,第一版 " 穗康 " 小程序正式上線,為廣州居民提供健康自查上報、口罩購買等服務。

后來的數據顯示,廣州成為騰訊支持的首個上線健康自查上報功能的城市。廣州 " 穗康 " 上線當天,訪問量就突破了 1.7 億。

深圳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副局長王燿文是整個參與健康碼醞釀、產生的全過程的。最開始是大年三十晚上,她接到了疫情防控指揮部指令,讓市政數局馬上參與疫情數據分析工作,從那時候開始,政數局和騰訊以及多個公司就在一起研討。

由于從上線當天到后期,系統上的健康狀況申報量飛漲,2 月 9 日已經達到近 200 萬,健康碼需要不斷擴充功能。

王燿文談到,到 3 月 21 日,50 天的時間里差不多有 33 個版本,幾乎 2 天就有新版本。到 3 月末迎來疫情境外輸入防控任務,當天健康碼就上線了專門針對境外人員的版本。4 月上旬,深 i 您健康碼和廣東省內做了互認,得到了國辦、省局的大力支持。

健康碼是不是短期行為?

這個問題比較關鍵,畢竟目前各類健康碼上面的注冊人數都非常龐大,超過了絕大多數 APP,一旦廢止,將造成極大的資源浪費。

騰訊健康碼的負責人、騰訊云副總裁羅朝亮說,健康碼并不是短期行為,而是會慢慢演進為新常態。

他談到了個人理解:在數字中國大的戰略之下,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深入推進,這必將帶來的結果是物理世界向數字世界轉化,形成一個映射的空間,未來在這個空間里政府如何做跨地區治理、基層如何做流動數據管理,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,而健康碼則是值得繼續探索的模式。

深圳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副局長王燿文則提到,深圳市非常重視碼的統一,會將市內各個社區的碼進行整合,老百姓有一個碼就能使用多種服務。他們希望能夠把健康碼升級打造深圳市市民碼,而且是城市級服務碼,能夠推動城市一體化。

中國電子技術標準院信息技術研究中心周平提到,當健康碼逐漸演變成城市碼,應用不僅是出行,其實它和互聯網醫療和健康養老這些都有一定的關聯,那么未來從業態上來講,會涉及保險或者重大活動的保障等等,所以當時他們在提標準的時候,就提了一個新的概念叫做信息碼——它就不僅僅是指健康,健康功能只是其中之一。從健康碼的應用來看,未來的考慮實際上是基于健康碼的國家標準再來制定信息碼的標準。

" 為什么會長期存在,因為現在很明確,未來要建立國家應急體系,就是根據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應急體系,那么健康碼在前期有非常好的應用基礎,這樣就沒有必要再把它拋棄掉,再構建別的體系,這是長期存在的理由。"

可見,從廠商應用到政府治理,再到國家層面標準制定角度,健康碼未來的想象空間依然很大。關于健康碼消亡的爭論,可以告一段落。

以上內容由"雷鋒網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
最新評論

沒有更多評論了
科技頻道

科技頻道

科技改變世界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快乐双彩走势图